以竹筑骨

桃柠

*cp桃柠


纯洁无瑕的冰。

这次比赛中从来都不适合玩朋友游戏,也从来都不容纳良善人的存在。

她的样子像个异类,倚仗的不过是强大的实力,这实在是一种另类的傲慢。

但我没有资格鄙夷这种傲慢,说到底,给予他人帮助是她自身的选择。


用冰保护自身,用雪给予伤害,我看见的是多么矛盾的存在。

她与我对视,眼睛是纯净的蓝,我后退一步表示无害。她仍然看着我,冰与血混杂着弄脏地面,我恍惚间却闻到了柠檬的味道。

她收了手,转移视线看向别处,眼中突然盛满了喜悦,她奔跑着追逐,追逐一只色彩斑斓蝴蝶。

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看着纯洁到令人害怕、看着美丽到令人厌恶的人,执着地追逐着暗藏危险的美丽。



咔擦。

被切成两半的柠檬溢出汁水发出香气,匕首的上滴落汁液。就视觉效果来说简直像是切了一个人的脑袋一样。

拿起轻咬一口,酸甜的滋味在舌尖迸开,然后归于无味。

味道不错,但实在非我所好。

过于浓烈才能被人铭记,过于平淡只能留有一瞬。


你我萍水相逢,何须铭记。

凯桃

“喜欢我吗?”

她说这话的时候笑的开怀,酒吧昏暗的光照进她的眼睛里氤氲出一片醉意。她看着我,狭长的眼角皆是美艳,就像罂粟花般勾引人一起下十八层地狱。

我也看着她,半晌垂下眼帘,只冷静地回到:“你醉了,凯莉。”

她笑嘻嘻地凑过来,我的脸离他只有3cm,她的眼里有着日月星辰,有着被拒绝后的恼怒……还有爱。

连魔女也为这中东西上钩了啊。我叹气,伸手揽过她,轻轻拍打着她的背。我不知道我脸上是什么表情,不可能是怜悯但也不可能是幸灾乐祸。我轻生开口安慰她,场景像是三流电影里的男配角安慰失恋的女主角。

“好啦好啦——我最喜欢凯莉了,乖啦乖啦。”

可惜我不是男配角,她倒有可能是女主角。

她说话的气息喷在我的脖子上,说出的话带有一点点鼻音像是困了想要睡觉一般:“本小姐才不信呢。”

“那……你是太阳、月亮、大地和宝贝四月的玫瑰和无限的苍穹,你是世界上最可爱的、最美丽的凯莉小姐。可以了吗?”

她没有回答,应该是睡着了。我抬头看着天花板,周围有一群人嘶吼着哭泣,有人大声欢呼着庆祝,不同色彩的光在我周围旋转着,我看不清前路也望不见归途。我这个角落被神遗忘了片刻,而我用这片刻思索着。

爱是什么呢?我疑惑着。

*嘉桃cp向
*我流嘉桃,ooc
*大部分都是引用自莎翁

他是太阳、月亮、大地和宝贝
四月的玫瑰和无限的苍穹

他是我的恋人。

他狂傲、锋芒毕露,但有时却会给予我一个吻。
我将永远铭记他给予我的吻,那是他难得的温柔,也是我难得的默认。
他的吻轻如羽翼划过,却使心中种子肆意生长,长出枝桠也长出利刺,长成一朵玫瑰。
那玫瑰以我的血滋养而成,它有着世间绝顶的红。

常常把刺放在我胸前
让你的伤心时刻明白
我同样用利刃对准我的心
眼闭陨命
刺、刀和弦一样
把心弦调好,唱出丧曲 *1

这里耸立着你的纪念碑
魔王的铠甲的墓地则已毁灭 *2

他的离去我不能跟从
只不过是一具死躯壳
用泪水把时间消磨掉 *3

我保存它
只想让凄凉的今天
知道富有的从前 *4

他是我的爱人。
我将永远铭记。

文中没有标点的字句皆出自莎翁
设定是嘉德罗斯和桃瑞丝已为爱人
【1】嘉德罗斯死亡
【2】这里的引用意味为在心中悼念嘉德罗斯,但嘉德罗斯身躯不被留下
【3】桃瑞丝不会因为嘉德罗斯的死亡绝望,但仍悲伤
【4】桃瑞丝死亡,死前回忆起嘉德罗斯